【你是我的谁】(03-04)

+A -A

    作者:hellie(梦中的猫儿)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第三章]

    市医院的护士?这几个字眼映入我的眼帘,我不由来了几分兴致,身为一名

    网警,对于观看很多色情事物早已产生免疫,几乎天天都要接触这些东西,看到

    就头疼甚至心生厌恶。

    「会是我认识的吗?」我暗暗嘀咕着,顺手发了一条信息,问了问那个色情

    网址。

    以前和妻子恋爱的时候,经常借着办案的由头悄悄溜到市医院,就为了和她

    见一次面,不过她工作太忙碌,我在市医院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旁观和走廊的公共

    椅上度过的,所以与医院内的护士碰面比见到妻子的时间要多得多,所以有一些

    护士我也是熟悉的。

    网址很快发了过来,不过连带着一些同事的调侃也随之而来,这些家伙都知

    道我妻子是市医院的主治医生。

    「赵哥,别跟我们说你真认识啊。」

    「是啊赵哥,万一是熟人,这就不太好看了。」

    「XXX,你傻啊,就算是熟人,难道你还要找到对方说『哎,美女,我看

    过你的片』?」

    「哈哈哈,你这货太逗比了!」

    我按照这些牲口们说的下级链接找到了那个视频,标题是「XX市医院骚货

    小护士」。

    很普通的标题,几乎每个色情网站里国产自拍板块都有许多类似这样的标题,

    什么教师、空姐等等,更有相当一部分完全是借一个噱头自导自演的,给自己的

    女友、妻子,甚至找个妓女玩制服cosplay的也是大有人在。想到这儿,

    我刚提起来的兴致不由低了下来。

    不过守着有些冷清的卧房也睡不着,我伸手点了那个视频,缓冲速度很慢,

    就像挤牙膏一样,百分之二三的转圈圈,一个时长仅仅三分钟的小片缓冲居然要

    如此之久。

    可能是长时间撑着的胳膊有些发酸的缘故,疲劳感渐渐袭来,手机也滑落在

    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感到了一丝冷意。

    「唔。」我揉了揉双眼,原来在睡梦中又蹬了被子,而自己则缩成了一团。

    妻子在身边的时候,我每次蹬被子她都能察觉到,然后非常小心地帮我盖上。

    我摸了摸床上,把手机取来,已是凌晨一点多了,也不知道妻子什么时候能

    回来,手术是否顺利。不过让我有些欣慰的是,网页内的三分钟视频已经缓冲完

    毕。

    我点了一下视频中央的播放键,「啊啊啊」,一个女人的呻吟声,不,确切

    来说,应该是一个女孩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这声音颇有一定的诱惑力。

    画面中,这女孩跪在床上,长长的白大褂半披在她那纤弱的身上,正被一个

    略显肥胖的男人用后入式抽插着,看周围的场景应该是在一家宾馆的房间。

    女孩纤细的娇躯粉嫩诱人,后面的男人时不时地抬起一只手拍在女孩挺翘的

    雪臀上,每拍一下,女孩都是发出更大的「啊」的一声喊叫。这男人的面部虽然

    打着马赛克,但不难想象他在抽插女孩时脸上露出的得意神情,据说男人在做爱

    时拍女人的屁股内心更有征服感。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

    紧接着男人又把手伸到女孩的胸部位置,撩开了披在她身上的白大褂,顿时

    露出了女孩已初具规模的胸部,经验告诉我,这女孩应该挺年轻的,大概也就是

    大学刚毕业,24岁左右。不过女孩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面容,再

    加上是侧面的固定拍摄角度,我也认不出这女孩究竟是不是是医院的小护士。

    「嗯哼,骚货,爽不爽?」视频中的男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声音不大,但从

    声音来判断,这男人的年龄应该不小了,至少在四十岁左右,明显的老牛吃嫩草

    啊!

    「啊啊,好爽!」女孩呻吟着回应道,竟然与我和妻子做爱调情的话如出一

    辙!

    但是妻子的反应应该是被动的,究竟爽不爽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了,虽然在

    一起那么多年,但每次做爱我是否真的满足妻子,我也不清楚,说实话,她给我

    的感觉有些模糊朦胧。

    「叫爸爸!」视频中的男人命令道,可被抽插的女孩这次没有回应,不知是

    不是害羞不情愿的缘故,就算是调情,毕竟也多少带有些侮辱性质。

    「骚货,快叫爸爸啊!」男人对女孩默不作声的反应有些恼怒,一把扯住女

    孩的头发向后拉了一把,力度有些大,直接把女孩的头颅拉到自己的面前。

    这时,我终于看清了女孩的面容,不过这已经是视频的终点了,我赶紧按了

    一下暂停键,由于这小片是手机拍摄的缘故,并不十分清晰,但已经足够我认出

    这女孩的的确确是市医院的护士!竟然是真的!并不是cosplay之类的扮

    演游戏!

    这小护士我并不是太熟,前些天去医院的时候还见过她,并与她攀谈过两句。

    小护士长相甜美可爱,尚在实习期内,和妻子所在一个工作楼层。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按理说我不该产生这种心里,毕竟我和

    这小护士还算不上什么朋友,仅仅是见过面而已。还是说她和妻子是在一家医院

    工作,多少也是同事的原因?可她这么年轻,长相也属于漂亮类型的,为什么会

    跟一个老男人做爱呢?

    二奶,小三?还是这老男人真是她的另一半?她就喜欢大叔类型的男人?有

    一瞬间,我突发奇想,这老男人会不会也是市医院的某个医生呢?

    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困意再次袭来,睡梦中,我又看到了刚才视频中的场景。

    「骚货,快叫爸爸啊!」脸上仍然打着马赛克的男人淫笑道,在他身前,是

    那个披散着头发的小护士,正翘着雪臀被男人一下下狠狠地玩弄着。

    她微微抬起头颅,模糊中,我看着她红润的嘴唇张得大大的,似乎被干的很

    舒服。

    「骚货,我让你叫爸爸,叫爸爸!你哑巴了吗?」男人伸出一双魔爪狠狠地

    抓住小护士的两瓣屁股,我似乎能看见那双魔爪,在那两片雪白上留下的深红色

    手印。

    而在两瓣屁股中间,一条泛着淫亮乌黑的长鞭在纵横驰骋,看不清到底有多

    长,但是很粗,这种充实感似乎让前面的小护士感到十分的满足。每一次的出入

    几乎都能翻动蜜穴里的两片饱满嫩肉,原本的粉色正变得鲜红诱人,犹如盛开的

    娇艳花朵。

    只是,这美味的鲍鱼为何看上去这般熟悉?

    「哈哈哈,老子的功夫如何?是不是很厉害?」男人疯狂的大喊道,下体的

    动作越来越快,简直要把可怜的小护士的全身贯穿。而我就一动不动地站在床边,

    看着这出激情戏。

    她还是不吭一声,默默地承受着后面的每一下重击,一双藕臂紧紧撑在床上,

    我看得出她在发抖,似乎就快要支撑不住。身后的男人根本不懂怜香惜玉,他只

    是在机械地发泄兽欲。

    「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个空间,听上去很是刺耳。男人的手重重的拍在

    了女孩的臀肉上,然后猛地将女孩的整个身体揽入怀中,两幅差别甚大的躯体就

    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由于男人的双膝跪插在中间,女孩的一双玉腿只能极力

    的向两边分开,以便于男人的巨根更能深入自己的蜜穴。

    如果说刚才男人是一下下往前进攻,而现在则是一次次的向上顶起。他一手

    按住女孩的腹部,另一只是则肆意玩弄女孩胸前的两个圆球,并时不时地拨弄着

    球上的粉红荔枝。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

    让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的是,这小护士胸前的两个饱满为什么变得比之前大

    了几分?

    「骚货,我干的你爽吗?」

    「啊……嗯,爽,很爽?」

    「有多爽?是不是能干的你叫爸爸了?」

    「不……不啊!」

    「不什么?」男人发狠道,抽插的速度快的令我眼花缭乱,我知道这两人马

    上就要到最后的激情时刻。

    「我……」女孩甩着头发,紧紧地后靠在男人肥胖的躯干上,显然她快被干

    的不行了。

    「你什么?」男人抓住女孩的一个饱满恶狠狠地问道,原本的雪白半球几乎

    要被捏爆。

    「我……」女孩猛地大喊一声,「老公啊!」

    她喊得不是爸爸,而是……老公?!

    这声音……我有些愣愣的看着女孩,始终掩盖着其面容的长发随着激情的落

    幕,如幕布般像两边分开,她的脸正对着我!

    我顿时瞪大了双眼!这清晰的容貌,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眸子,长长的睫毛上

    隐隐挂着泪珠,脸颊也划过一道刺痛我心脏的泪痕。

    「老……老公……」她就这么看着我,有些发白的嘴唇微微翕动。

    还不及我做出任何的反应,强行搂着她的男人却有了动作。

    「哦哦啊!」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对女人最后的冲击是阴囊收缩式的射精,

    当着我的面,他射入了女人的蜜穴内,我甚至都能看到有白色的液体,自两人交

    合的部位缓缓流下,滴落在下方的雪白床单上。

    「啊啊啊!」终于,女人的口中也爆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喊叫,有说不出的痛

    苦,有激情过后的舒畅,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

    「啊!清霜……清霜!」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隐约听到妻子在推我。

    「啊!」我猛地睁开了双眼,是梦,一场可怕的噩梦!

    「老公……你怎么了?」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撇过头去,是妻子的脸庞。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

    [第四章]

    「老婆,你回来了……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手术进行的顺利吗?」我喃

    喃道,看着妻子有些紧张的神情,我却是松了一口气,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

    的。

    「很顺利。」妻子点了点头,看着我恢复常态,也就放下心来。

    「你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我还听见你在喊我的名字,是不是太想我了?老

    公你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妻子侧身往我怀里靠了靠,一只手臂紧紧

    揽住我的胸膛。

    「我是怕你太过辛苦,总是加班,要注意身体啊。」我抚摸着妻子的脸颊道,

    没有泪痕。

    「没关系的,我现在还年轻,等真到了撑不住的时候,我会转职讲师的。对

    了,老公,你还记得石晓峰吗?」妻子问道。

    石晓峰?我当然记得那个家伙,也是老同学,以前在班上被称为「沉默者」,

    话非常少,一个学期不见得他能说上几句话,据说他从小家庭分裂,自己就变得

    极为内向自卑,没有什么朋友,在学校的时候没少受欺负。

    「记得,他怎么了?」我疑惑道。

    「我做完手术的时候,看见桌上有几份简历,其中就有他的,说是医院刚安

    排来的,分到我们这边了。」妻子解释道。

    「这小子要做医生?」我顿时觉得有趣,不过细想想也有道理,这种沉默者

    适合的也就是不经常与人打交道的技术科研之类的工作了。

    「是啊,当时我也有点惊讶,他居然也来本市了。听说他当年没有读大学,

    医院也真是奇怪,学历不到研究生学位的基本免谈,尤其是我们这边,要求的更

    严,我都怀疑他是怎么进来的。」妻子摇了摇头道。

    「难道这小子在医院有什么关系?」

    妻子听到我的话,微微嘟起嘴巴:「可别是这样,最讨厌关系户了,没什么

    真才实学不说,还整天装的特别有学问有能耐一样,不添乱就是谢天谢地了,这

    可是治病救人,不是闹着玩的。」

    「哈哈。」我笑了笑,「你看你,还是这么严肃认真,我想医院应该不至于

    那么糊涂,而且就算他真的是关系户,也和咱们没什么关系,只要他不给你捣乱。

    人各有福,你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嗯。」妻子乖巧的点了点头,不过看她的神情,显然对这件事还是有些耿

    耿于怀。

    我太了解她的性格,在工作领域,妻子太过认真严肃,再加上自身能力很强,

【1】【2】
推荐阅读: 哪里的风华?哪里的雪月?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